足球移民就会救中国足球?苏格兰教给大家的远

来源:http://www.nadyashanab.com 作者:体育世界杯 人气:60 发布时间:2019-09-24
摘要:比利时已经成为世界足坛不可忽视的力量 去年的世界杯上,德国足球重回世界之巅 击败巴西打入世界杯4强,让人们再次对欧洲红魔比利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个只有1100万人口的国家

图片 1
比利时已经成为世界足坛不可忽视的力量

2017年英格兰青少年国家队收获4冠1亚

图片 2去年的世界杯上,德国足球重回世界之巅

  击败巴西打入世界杯4强,让人们再次对欧洲红魔比利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个只有1100万人口的国家,却在世界足坛的排名中高居第三,也是目前四强中排名最高的球队。他们拥有着放眼世界都难以匹敌的“黄金一代”,最好的球员齐聚在这个时代,这是属于比利时足球的幸福,而绝不仅仅是比利时足球的幸运。

2017年可以称得上是英格兰足球丰收的一年,六项大赛5进决赛,夺得其中的4个冠军(土伦杯冠军、U19欧青赛冠军、U20世界杯冠军、U17世界杯冠军),成为全世界青年足球领域绝对的主角之一。英格兰也凭借这些荣誉,被人们誉为继法国、比利时之后,又一个人才井喷的国家队,而同法国、比利时相似的是,英格兰各支青少年国家队的成功,也有许多移民球员的影子。当这些国家不断收获成绩之时,一些人也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假设:如果国足能效仿这些欧洲传统豪强,引进移民球员扩充阵容实力,也就能迅速收获不错的成绩,甚至一跃成为世界足球强国。其实这种说法并不合理,因为在英格兰、法国、比利时足球复兴的背后,还有着比引进足球移民更重要的因素。

新华社柏林7月3日体育专电

  阿扎尔和德布劳内是“黄金一代”的代表人物,但在他们俩之后,是比利时球员储备超乎想象的厚度,比利时21岁以下国家队在欧青赛预选赛中头名出线,17岁以下国家队在U17欧锦赛中一路连胜在半决赛惜败意大利。比利时不仅仅有黄金一代,这个国家正在稳定而持续的输出足球天才。

“移民二代”博格巴的父亲30岁从几内亚来到法国

新华社记者申正宁 班玮

图片 3
2002年世界杯后比利时足球陷入低谷

不可否认,在英格兰、法国、比利时的崛起之路上,移民球员起到了很积极的作用:喀麦隆裔的姆巴佩帮助法国U19夺得2016欧青赛冠军、几内亚裔的博格巴带领法国杀入欧洲杯决赛,比利时阵容也涌现出非洲裔的卢卡库、孔帕尼、费莱尼等绝对主力,英格兰青年队也在索兰克、布鲁斯特等别国后裔球员的带领下拿到多项冠军。不过虽然这些球员有些是其他国家的移民,有些是出生在当地的“移民二代”,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在所效力的国家接受足球青训的教育和培养之后,才有机会成为实力出众的球星。由此可见,吸引巨星胚苗移民固然起到一定作用,但更重要的是如何通过强大的青训系统,将这些潜力股培养成才。

德国队在2010年世界杯上刮起的青春风暴曾让人眼前一亮,2014年“德国战车”更是勇夺世界杯冠军。这支年轻且富有创造力的球队在全世界面前展示了什么叫做霸气外露、锐不可当。曾经的“老爷战车”如何变身超跑?德国队这些年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升级换代,又是如何重装上路的?

  说到这就不得不提2000年比利时足球对于青训体系的彻底改变,那一年比利时和荷兰合办欧洲杯,但欧洲红魔的表现却令人失望,人才匮乏是比利时足球衰落的最重要原因。比利时足协选择了改革,在这其中作为一名青训教练和管理者,鲍勃-布罗维斯起到了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

在青训系统的建设上,英格兰、法国和比利时都选择从建设精英青训营开始。法国是其中最早建设国家级青训营的,法国足协旗下共有9个精英青训营,最著名的莫过于大巴黎区的克莱枫丹青训营。1982年法国足协买下了克莱枫丹的土地,1988年时任法国总统密特朗亲自为这座青训营的竣工仪式剪裁,可见法国对精英青训营的重视。这座青训营为法国培养了齐达内、亨利、阿内尔卡等一大批才华横溢的法国球星,新晋金童奖得主姆巴佩也是从这座青训营开始接受足球培训,才逐步成长和成名的。除了这些举世闻名的巨星和新星,克莱枫丹还为各大法甲球队输送了大批青年俊彦。

为取得更新、更接地气的第一手信息,德国资深足球记者特鲁斯特为新华社记者牵线搭桥,深入他家乡所在巴符州的足球相关机构采访,其中包括据其主管说从未对外开放参观的德甲斯图加特俱乐部青训中心。

  “显然像阿扎尔、德布劳内这样的天才是不可能通过某种体系能制造出来。”鲍勃对此心知肚明,阿扎尔和德布劳内就像当年的比利时网球双姝克里斯特尔斯和海宁,是可遇不可求的天才,但是当你看看现在遍布在欧洲顶级联赛中比利时球员的身影,你就知道这个国家的足球绝不仅仅是来到俄罗斯的这23名球员。

圣乔治公园训练基地具备顶级的训练和医疗设施

在为新华社记者举行的情况介绍会上,在巴登足协办公的德国足协“足球基地”协调员杜甘季奇用两张照片形象描绘了德国足球旧貌换新颜的秘诀。第一张是2000年欧锦赛时德国队的全家福。在这支史上平均年龄最大的德国队中可以看到卡恩、莱曼、巴拉克、扬克尔、比埃尔霍夫、马特乌斯等球迷们熟悉的面孔。这支球队里唯一23岁以下的只有代斯勒一人。

  马丁内斯挑选球员的过程是非常艰难的,因为他不得不面临把一些好球员排除在大名单之外,再看看比利时U21、U17、U16国家队在欧洲的强势表现,你就知道这不仅仅是一个巧合,“我们有一套完整的系统并且着眼于未来,所以并不仅仅是黄金一代。”鲍勃对于未来充满自信。

英格兰在见证了法国在1998年世界杯的成功后,也开始了加大青训投入的“EPPP计划”(The Elite Player Performance Plan 精英球员养成计划),并着手建设了自己的青训摇篮——圣乔治公园训练基地。这座青训基地耗资高达1亿英镑,具备最顶级的训练设施和医疗资源。这座训练基地建有11块室外训练球场(其中的5块场地配备灯光照明和地热系统)、一个室内人工草皮训练场地和一座大型医疗恢复中心。这些设施也让英格兰的青年才俊们接受到最好的训练和医疗条件。比利时也同样拥有类似的精英青训营,培育出默滕斯、米尼奥莱、维特赛尔这样的红星。

老迈的德国队表现不佳,小组赛便铩羽而归。之后更是出现了主场1:5惨败给英格兰的耻辱。愤怒和失望之余,德国人开始反思问题到底出在哪里,该如何改变现状。最后得出的一致结论就是:青少年才是未来,要狠抓青训,狠抓青少年足球。

图片 4
21岁的蒂莱曼斯是比利时青训的杰出产品

这些精英青训营的建立,让法国、英格兰、比利时可以把最好的青训资源集中起来,对天赋出众的青少年巨星胚苗进行重点培养,充分挖掘姆巴佩、默滕斯们的潜力,提高了青训球员的成材率,也让这些新星在生涯初期就能接受相似的足球理念和足球训练,给未来他们之间形成配合和默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第二张照片上出现的是2014年夺得世界冠军的德国队,其中7人为23岁以下,7人在23至25岁之间。其中有6名球员是2009年夺得U21欧锦赛冠军的成员,而格策和穆斯塔菲则代表德国在2009年夺得U17的欧洲冠军。

  关键的问题是,比利时足球是怎么做到的?有一点非常令人赞赏,由于比利时的国土面积和人口数量,要尽可能最大化每个球员的潜能。其他那些人口更多的国家可以接受球员正常的自然损耗,一部分有天赋的球员没有达到本身的预期,也能够理解。但是对于人口本就不多的比利时来说不能接受,他们要抓住每个有可能成才的球员,即使有的球员小时候看起来天赋有限,比利时青训也会培养和发掘他们更大的潜能,而不是选择直接放弃这个孩子。

英格兰U17的移民球员们在圣乔治基地获得成长

这些球员虽然年轻,但很早就已在一支球队里踢球,彼此熟悉、配合默契,从青少年队就一起取得冠军,长大又一起拿世界冠军,一切显得顺理成章。

  鲍勃的同事劳伦斯也是青训方面的专家,他对一个长久存在于青少年足球中的问题进行了深入研究,这个问题很有趣:年龄偏见。这是在球员青少年时期最容易受到的一种偏见。即使国际足联和大部分国家已经细化到一年一个年龄段,尽可能避免“以大欺小”的情况发生,但即使在同一年出生,也会普遍存在年龄偏见的现象。在同样大的踢球孩子里,相对发育更好的出生在上半年的孩子要比出生在下半年的孩子更容易被选中,获得更多的机会,因此出生在上半年的孩子也更容易成功。

除了建设青训基地直接培养优秀青年球员,英格兰、法国和比利时也在培育更多青训教练的方向上投入大量精力。英足总在启动圣乔治公园改革的同时,也开启了青年教练培训项目的实施,各级别的英格兰俱乐部的教练都可以参加这个项目。这一项目中的一名教练讲师理查德-霍纳曾在接受采访时称:“教练的水平越高,球员的能力才能越强,这是自然而然的。过去常常发生这样的事:一名教练考取证书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如今我们要做的就是提供给教练们一个可以长久沟通的机会,让他们不断学习和进步。我们要召集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教练,他们可以跨越年龄层面的限制,去培养球员,让他们受到良好教育。”

用14年的时间将球队的平均年龄从30多降低到23岁,而实力有增无减,这项“伟大工程”的背后是14年的痛定思痛、卧薪尝胆,是大刀阔斧的锐意革新。

  研究结果显示,比利时40%的精英年轻球员出生在一年中的前3个月,只有很少一部分球员出生在12月,天赋也许就这样被埋没了。在同一年龄段的青少年比赛中,每个人大几个月的优势,如果是11个人加起来,击败那支年龄相对小的球队是大概率事件,这样的优势恐怕不亚于在主场作战带来的优势。劳伦斯补充道:“我们可以用主客场制来抵消单场比赛对于其中一个队的优势,但是我们能对这样的年龄偏见做什么呢?在现有规则下我们无能为力。”

法国和比利时也有类似的青训教练培育计划。比利时耗资500万欧元在蒂比兹建设足球中心,其中一项重要的功能就是培育青训教练。据悉,自从开设了这项青训教练培训计划,比利时初级教练报名人数的提升超过10倍。这些国家通过培育大量青训教练,覆盖了大部分地区的青少年足球人口,为青少年球员打下良好足球基础做出了卓越贡献。

德国足协着手重新优化了球员的培训体系,明确了第三、第四阶段即11至14岁和15至18岁年龄段球员为重点培育和扶植对象。如果说11岁前以培养孩子对足球的兴趣为主,18岁成人后则已基本成型,那么这之中的七、八年时间则是培养青少年足球能力的黄金期,在金字塔形培育体系中更是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

图片 5
比利时青训改革的关键人物之一鲍勃-布罗维斯

英格兰青训的成功已经帮助英格兰青少年国家队收获大量荣誉

德国足协陆续推出了一系列措施支持发展青少年足球。其中就包括规定高级别职业俱乐部必须建青训中心、与学校合作实现足球训练与学业平衡发展、德国足协在全国广布“足球基地”为地方足球发展提供服务,包括高质培训和选拔有天赋、有抱负的足球人才;与地方足协的紧密配合,促进各项训练改革,并以最短最快的途径使俱乐部的训练工作得到改善。

  “当你去打重要级别的青少年比赛,肯定会更加信任年龄更大,身体发育更好的球员,这无可厚非。”鲍勃认清了这一点,所以他设置了在同个年龄段的多支队伍制,现在比利时的各级青年队,都会分成两支或者三支球队,这样的球队建制已经形成了很多年,目的就是为了给那些本来不会被选中的球员更多展现和提高自己的机会。

英格兰、法国和比利时同样也在不断改进自己的青训理念。这其中就以比利时的发展历程最为典型。提到比利时足球的复兴,就不得不提起前比利时足协总监迈克尔-萨伯伦,2006年时他曾走访法国、德国等足球强国,学习到这些国家先进的足球经验,随后就制定了一本青训教练教材,明确要求比利时各青训队都改踢4-3-3阵型,并鼓励青少年球员们练习、使用1对1突破技术。同时,在研究了超过1500场青少年梯队比赛的录像后,萨伯伦还发掘出过于重视成绩对青少年球员成长的负面作用,于是他又推动U7(7岁以下)和U9(9岁以下)联赛不设立积分榜的改革,还规定球员进入高一级年龄组的国家队后,就不能为低年龄组的国家队出战的规定。这些改革一方面保持了青少年球员技战术的统一,另一方面也削弱了青少年球员的竞争度,让更多有潜力的球员可以获得闪光的机会。正是因为这些青训理念的转变,比利时足球才迎来了新一轮的人才井喷,阿扎尔、卢卡库、费莱尼等球员才能不断涌现出来。

杜甘季奇为记者展示的PPT还举了最具代表性的3个球星的成长案例:穆勒、许尔勒和京多安。他们都受益于德国的青少年足球发展计划,并通过不同方式成为德甲职业球员。

  2008年,还是在鲍勃的倡导下,比利时足协建立了未来计划,在各个年龄段把那些无法获得机会的孩子组织到一起着重培养。鲍勃说:“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计划,我们给了那些在后期迅速成长的孩子同样的关注和机会,他们值得被这样对待。”今年24岁在中超大连一方效力的比利时国脚卡拉斯科就是比利时足球未来计划的成功产物。在这个国家每一个足球天赋都在被精心呵护着,鲍勃认为如果放弃对这些前期发育较慢,后期迅速成长孩子的关注,比利时至少会流失四分之一的足球人才。

其实在英格兰、法国、比利时足球强盛的道路上,还有更多因素发挥着作用,但整体上,青训人才的集中、青训设施的建设、青训教练的广泛培养和青训理念的不断发展,就是其中最关键的几大因素。正是依靠这些需要通过长期努力和建设才能收获成效的举措,这些欧洲足球强国才能不断有所斩获。而我们在企盼中国足球兴盛、辉煌之时,是不是也应该放下一些急功近利的想法,更多地着眼于建设青训这样更加基础、意义更深远的问题呢?

穆勒的球星之路比较高端大气。1989年出生的他4岁起就在家乡帕尔村球队踢球,很快就凭借过人天赋引起球探注意,2000年被拜仁招致门下,进入拜仁青训中心开始接受专业训练,后来进入拜仁一线队、国家队,最终成了今日的托马斯·穆勒。

  卡拉斯科是2008年未来计划的那批孩子之一,如今切尔西和比利时国家队的主力门将库尔图瓦,年龄比卡拉斯科要大两岁,所以在他适龄的时候还没有未来计划,但同样的培养思路贯穿始终,他不是比利时U15、U16、U17国家队的门将,但他一直是比利时各级队伍中的一员。

(长歌)

许尔勒则是真正从底层一步步走出来的。1990年出生的他5岁到16岁都在路德维希港的一支小球队,直到2002年才被球探发现,进入德国足协足球基地继续磨练了4年的球技,并最终被美因茨队看中,从此平步青云。

图片 6
卡拉斯科是比利时未来计划的成功代表

京多安的球星路只能用坎坷二字形容。1990年出生,虽然天赋异禀的他很早就被沙尔克04看中,进入了沙尔克的青训中心,但只待了一个赛季就被“退货”。不过,金子总会发光,他随后又在新的足球基地被波鸿队看中,进入波鸿的青训中心,从此越来越出色,直至最后被多特蒙德挖走。

  31岁的比利时国脚默滕斯就是大器晚成球员的代表,他曾经在第三级别联赛踢球,能达到今天的高度,除了他自身的天赋和努力之外,也需要教练对于后期成长类型球员细心的培养,如果球队和教练抱着“在这个年龄还没踢出来,只能混迹于第三级联赛,这样的球员肯定没有发展”的想法,也就没有为比利时打入本届世界杯首粒进球的默滕斯了。

据杜甘季奇介绍,2000-2001赛季,效力德甲的479名球员中,有440人在21岁以上,18至21岁的只有39人,占总人数的8%。而2013-2014赛季,德甲476名球员中,401人21岁以上,75人在18至21岁,占总人数的16%。而这75名年轻球员之中,28人来自德国足协各地的足球基地,31人来自各俱乐部青训中心。

  “我们致力于让俱乐部青训系统改变固有的人才选拔标准”鲍勃表示“已经有些俱乐部在这方面做出了改变,但还远远不够。一个球员的强壮程度依然是14到16这个年龄段很多俱乐部青训关注的重点。”鲍勃认为很多从事青训的教练们还是更在乎比赛能赢,而不是培养一个球员,这一点是需要改变的。尽管这项工作已经进行了超过十年,也有很多成功的案例,但是现状仍然是很多目前处于比利时未来计划的年轻球员只能混迹于低级别联赛和小球队之中,像安德莱赫特、标准列日这样的豪门俱乐部还是忽视了这些不高也不壮的孩子,但好在各个年龄段的比利时国家队还是坚持给这些孩子机会。

杜甘季奇还说,全德共有60支俱乐部参与过2014年冠军队23人的培养,其中业余俱乐部有33家,职业俱乐部27家。23人中,6人是通过业余俱乐部之外的考察点被选拔上来的,13人曾上过精英学校,21人是俱乐部青训中心培养出来的(克洛泽和魏登费勒由于年龄较大,没受过青训中心培训)。

  在最近的一次欧洲四国U15邀请赛中,比利时就派出了专门由后期成长的孩子们组成的球队参赛,“看看现在比利时各级青年国家队球员们的出生日期,还是大部分的球员都出生于一年中的前几个月,我们仍然在流失天赋,至少25%的天赋。”鲍勃表示对于这些后期成长的孩子们来说,不仅仅要让他们的身体尽快长起来,在精神属性上也要更加强大。

高质量的基层教练员是青少年足球运动员成长的关键。过去十多年,德国在这方面也是成绩显著。

图片 7
何时能等来中国足球的黄金一代

据杜甘季奇提供的统计,2000年时全德地方足协只有60个教练员,2014年时达到100个。地方足协的教练员既可以培养当地的青少年教练,也负责地方足协青少年队伍的选拔。2000年时全德只有50个俱乐部有负责青训的全职教练,如今俱乐部青训中心的全职教练已达到308个。他们不断培养出高质量的后备力量,也为俱乐部出售球员盈利打下基础。分区统筹负责德国足协全国366个足球基地的29个协调员更是以前没有过的。

  20年来比利时足球的由衰及盛,一大批优秀球员的横空出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对于每一个球员的精心培育,对于每一份天赋的尊重和珍视。这一点对于中国足球来说,却做得远远不够。我们总是嘲讽中国14亿人口挑不出来11个会踢球的人,足球人口的匮乏是最重要的原因,但对于已经选择踢球的孩子,我们自问是不是给了他们足够的发展空间?青少年比赛中谎报年龄“以大打小”的情况多有发生,靠身体优势就能赢球几乎成了共识,球队的教练们是否把培养孩子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对于每一个孩子,教练们是否有一个完整的计划来提高他们的个体水平?在平时的训练和比赛中,是否给了每一个孩子都足够多的耐心,也给了每一个人足够多的机会去展现和提高自己。

德国足球的青少年培养计划充分调动了足协、俱乐部、学校和社会各方面资源和力量,让国家队更年轻了,踢得更漂亮了,成绩更好了。当然,更重要的是德国人口只有8200万,而每周却有200万青少年为10万支大大小小的球队踢比赛,这本身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鲍勃谈到当年比利时青训改革的初期,他说他根本没想到比利时有一天能成为世界排名第三的超级强队,但他那时候就坚信,沿着这条路每一天认真的工作,肯定会有改变的。不到20年比利时的足球真正到了破茧成蝶的一天。

新华社德国足球系列报道

1、德国足球14年涅槃重生 青训体系培养21位世界冠军

2、德国16岁足球少年周计划表:每天6-7小时学习时间

3、德足校:仅2%-5%能进入职业队 必须有养活自己能力

4、366个足球基地为德国选材 足协年投入1000万欧

  平等对待每一个踢球的孩子,他们的未来不是靠教练来评判的,或许中国足球再努力,也出不了阿扎尔、德布劳内这样的天才球员,但如果错过了阿扎尔、德布劳内、卢卡库这样的天才,就是中国足球的悲哀。

本文由太阳集团娱乐发布于体育世界杯,转载请注明出处:足球移民就会救中国足球?苏格兰教给大家的远

关键词:

最火资讯